换了号更新企划图 有缘再见(诶

回到顶部

两倍百年

我我我去看少女漫了才看到呜呜……啊啊啊啊啊啊谢谢大围巾啊!!!!等我有空了我我我就画出来!!!!!!!(蹦哒蹦哒

P ZQAE TQR:

 @笑一笑嘛  结婚贺+生贺!恭喜成年啦www




背景和人物形象全部是根据对战给的资料瞎编的【。】




让对战扳回一把√各种意义上












“喂,你···”




像是刚从乡村里走出来的小姑娘被从身后拍了肩膀。




“我有防身药粉!!”




铺天盖地的棕黑色小颗粒洒在了前木脸上。精通药剂如她也没反应过来——更多地,是被对方天真无邪还盈盈含泪的水貂灰双眼所迷惑——,带着略显呆滞的,心满意足的笑容倒在了地上。




“咦是你?!!”








药剂师前木本来以为自己内心已死,切开是黑,只留满脑子的技艺和满嘴的荆棘。还有满袋子的钱。200年不是白过的。在她走遍各国兜售(有时是骗人的)药剂的时候,各式各样的人她都遇见过。妻子卧病在床的丈夫,为买一剂针药向她下跪;丁点大的,穿着花裙子叫她“大姐姐”的小孩子,拿着餐刀捅了自己全家(“诶呀对不起,一时疏忽把迷幻药和感冒药拿错了”);荒野里刚刚分娩的山羊母亲,以羊奶做报酬,帮她止住了大出血——哦对不起这个不是人呢。




总之她认为,弹指一霎200年过去了,依旧年轻貌美的自己还是要保持这幅骗人的外表才好。同时内心冷酷无情。生存法则。




但凡事总有例外。




比如糊了一脸从没见过的又辣又呛的植物粉末,正流泪打喷嚏的她,意外的被人碰触了额头。水光里的对方简直就像土里长出来的,掉渣不说,还浑身绿色,像个不入流的医师或者部落祭司,就差在头上插几根羽毛了。我竟然被这样的少女成功袭击了,唔哦——盛名毁于一旦啊。还被碰到额头,真的只有活过了200年的人才知道成为药剂师的副作用——




“天呐你没事吧?!这是胡椒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给你拿水来洗洗脸就好啦前木大姐姐!”




大姐姐很难听哦,小鬼。




等等这小鬼认识我吗?




“我小的时候给你当过帮手哦,在村里!”




果然还是从村里出来的吧!我可不记得有招募过你这样的闯祸精。




“这就是我当时的外号!”




···中啦。








“所以说为什么我还要把你带在身边啊···”




“因为我有用处吧!嘻嘻www”




“蠢。”




“伤人!!”




“哼呣。”前木把最后一点琥珀粉洒在混合物上。“安神用的···之后放进烤箱转个5分钟就行,去吧。”




“得令——不加点薰衣草吗?”




“听都没听说过你那奇怪的东西。”拍了拍沾满奇异香味粉尘的两手,前木的呆毛代她做出表情——摊手。




“是安神用处的植物啦,有时我睡不着就会拿一点泡水。”




“我以为两瓶迷魂浆都醉不倒你。再说如果你想给谁下毒,往她水里加点料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不,在她吃的小蛋糕里撒些特别的口味才是www”




“哈!你是在说我···”




“迷迭香口味好吃吗??噗哇——”




果不其然,柳川被对方气势汹汹扔来的瓶罐砸个正着。




“How dare are you!!”








“···不过还不错啦。真的。”








“你在干嘛!!”




“种粮食啊。”扎着印花头巾的她笑盈盈回头,似乎将那烈日都挡在阴影之后。“你的鸟们光喝营养液可不行。”




“第一,不是我养的鸟!第二,营养液怎么不行??很多人都是靠着营养液活下来的,不准你侮辱我的发明!”




“你说的是植物人吧···总之no more 营养液!我把它们都倒进地里了,对植物好。”




“!!!那可是我一个月的库存···”




“原料也是,全部out of stock了呦。”




“柳川儿你现在给我滚出家门门门门门!!!”




傲娇,你说是不?丢给在一边墙头上看热闹的喜鹊画眉们个眼神,柳川喜滋滋地继续锄地。200岁的女巫刚刚赌气摔门出去了,这一点上她还真像个20岁的少女。对了,她刚说的“不是我养的鸟”肯定是在开玩笑,你们都知道她这人不愿建立亲密关系。好啦别闹变扭了记得定时来我家田上加泡肥料哇。




画眉斜过头瞪了她一眼,转身飞去找不知在哪家蛋糕店流连的前木去了。








棕色的温醇液体泛着苦涩的甜香,前木的小虎牙在一起一伏的呼吸中若隐若现,呆毛和主人一样蔫着弯在枕头上,暂且睡在织锦披巾的红色沙发上。正是午睡的大好时分,干够了农活一身大汗的柳川从浴室里走出来,擦擦又因敞亮阳光而流下的前额上的汗水,精神满满地扎起白色的头巾。窗外,后院的植物郁郁葱葱,有薰衣草,有迷迭香,还有小麦,以及一切不该此时发芽开花的植物,在营养液的作用下欣欣向荣。




“嗨,真热啊。”




200岁的药剂师似乎仍没有对高温的忍耐力,咕哝着踢开了自己给盖上的毛巾被。柳川屁颠屁颠跑过去再把被子拉上,饶有兴趣地端详着那貌似无害的脸。




“早就想这么做啦···”




一定是精虫上脑了,她吐吐舌头,吻在对方的前额上。








“都跟你说过不准动我额头了!!!”




“鬼知道药剂师会有这样的设定啦!!跟第一个亲吻自己额头的人共度终身什么的,是灰姑娘的诅咒吗?!”




“我又没有神仙教母只有酵母啊!!这下好了,要跟你这个既麻烦又讨厌还笨手笨脚的爱哭鬼绑在一块再过上个几千年···想想就觉得可怖,神啊这是对我137年前不小心下手杀掉第一个这样做的人的惩罚吗?”




“唔哦说的好可怕?!”




“不过···你真的有那么讨厌我吗?”柳川委屈得像个小姑娘,明明自从两人见面开始自己就给她下了驻颜的药所以她现在大概有30多岁了。不过自从自己开始用这种药就意外发觉了了对甜食的异常喜好,所以也不是不可能?咳嗯。双手扭到一起搓揉着,长到肩膀的绿色头发扎成两绺鸟尾一般的辫子,柳下一闪一闪的大眼睛又开始泛上泪水。像是幼猫一般。叫人没办法。




“是啊,讨厌你为什么不在5年前就这么干了。”




“咦?!!”








END.








新婚快乐啦!!感觉有些OOC···hhh




难得写了甜的哦,感觉一般来说自己应该写两人战死或者一人死另一人服毒这样吧【。





评论(10)
热度(6)
  1. 在别处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去看少女漫了才看到呜呜……啊啊啊啊啊啊谢谢大围巾啊!!!!等我有空了我我我就画出来!!!!!!
© | Powered by LOFTER